专题报道

十里砂石废弃矿坑长出千亩高粱

发布日期:2018-11-05   浏览次数:

十里砂石废弃矿坑长出千亩高粱

 

电影《红高粱》中成片成片的高粱红是否让你印象深刻?近日,江苏省政府门户网站、凤凰网等多家媒体陆续转发了文章《江苏省仪征市月塘镇有片红高粱地:“千亩矿坑”生态恢复丰产》,一时间,月塘千亩高粱地成了“网红”,不少人前去观赏、摄影。

这片高粱地位于仪征月塘镇山郑村境内,长在一座废弃矿坑里。这是怎样一座矿坑?又是如何长出一片红高粱的呢?

走进千亩高粱地,脚下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被踩得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前面那座土堆就是‘十里长山’目前在我们村仅剩的‘山尾’,其它两里长的山体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山郑村村党支部书记张修彪手指前方说,“当初从这里向西连接南京六合区,有十里长的山体,所以老百姓称之为‘十里长山’。”

山体为何会被“夷为平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村里老百姓‘靠山吃山’,在山上开挖砂石矿,几公里范围内有几十个矿口,一个矿口采矿工最多时有80多人。”张修彪说,村民们“吃山”富了,那段时间,全村500多户竟有200户楼房,其余人家纷纷到城里买房,山郑村成了远近闻名的致富先进村。

百姓富了,可是环境却被破坏了。“砂石矿最深的挖到地下30米,给地形、地貌带来了严重伤害。”张修彪说,“十里长山”上,一块块开挖出来的矿石像流淌着的“真金白银”,但更像“十里长山”流出的泪水。

老矿工改行保洁员,“十里长山”“笑”了

如今,每天早晨,山郑村村民张志生都骑着电动车,在村里巡查保洁情况。60多岁的他自2009年起就担任村里的环境保洁队负责人。其实,他也曾让“十里长山”“哭”过。

十几岁起,张志生就在砂石矿采矿石,后来还当上了生产负责人。采矿几十年的他眼看着山一天天被挖掉,青山遍体鳞伤。“现在想想,我们是在断子孙‘后路’。”张志生说。

“大面积、高强度开挖引起了政府的重视,从2005年起,政府加大了砂石矿关闭力度,月塘境内‘十里长山’上的砂石矿2009年5月被全部关停。”张志生说,村里年轻人逐渐外出务工,部分恋家的就在村里电子厂上班,他自己也离开了砂石矿。随后,村里配合砂石矿关闭行动,加大了环境整治力度,成立了环境保洁队。张志生因为有管理经验,被聘为村环境保洁队负责人。

砂石矿关闭了,环境一天天变好了。“‘十里长山’应该会‘笑’的。”张志山说。

矿坑变高粱地,“十里长山”“美”了

砂石矿关闭了,千亩砂石矿成了废弃矿坑,放眼望去,满目疮痍。“这里处于生态红线区,仪征西部丘岗水源涵养区。”月塘镇相关负责人说,“‘263’专项行动开展以来,仪征国土部门、环保部门、月塘镇等单位联合对这里开展生态修复,‘千亩矿坑’生态恢复成为扬州地区最大单体生态修复工程,去年秋播前完成了土地整理复垦。”

“用地下黄土进行复垦覆盖,填平矿坑,改良土质,秸秆还田,我们试种新品种红高粱,改良矿坑土壤,为村民增收开辟新途径。”张修彪说。

这几天,《江苏省仪征市月塘镇有片红高粱地:“千亩矿坑”生态恢复丰产》一文被不少媒体转发,使千亩高粱地成了“网红”,不少人前去观光。

高粱地里,秸秆超过人的胸脯,穗子颗粒饱满,高低不平的坡地正好适合游人拍照。“现在高梁部分红了,周末有不少人来观光摄影。等到红彤彤一片,将会有更多人来观赏。”承包种植大户陈祖祥介绍。

就在前不久,仪征市技师学院大学生实践小组对“千亩高粱”进行了测产。据分析,如果不出现恶劣天气,每亩可生产红高粱500公斤。

分享:

中国砂石协会

2018年11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