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贵州一条高速压覆13座矿山,某矿企近5000万元赔偿“遥遥无期”

发布日期:2020-07-29   浏览次数:

贵州一条高速压覆13座矿山,某矿企近5000万元赔偿“遥遥无期”

 

从2017年开始的贵州省凯里市北环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将于今年9月正式开通。

但是,这一贵州省重点工程投资超过115亿元的重点项目,尚未办理合法的土地使用手续。“即使通车交通费用被征收多年,这条高速也很可能得不到完整的手续。”不想透露姓名的当地政府职员对记者说。

正是这条“手续不全”的高速公路还压覆了13座矿山,其中投资数千万开发的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因被压覆导致无法开采,造成经济损失近5000万元,赔偿问题至今仍未解决。

我们企业是拥有合法的采矿许可证,但我们已经被非法用地项目侵犯了好几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得到赔偿,公司已经遭受了重大损失。”贵州省钜荣矿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荣矿业”)的负责人对记者抱怨。

凯里市环城高速北段建设项目

违法用地项目“逼停”合法矿山

据公开资料显示,钜荣矿业成立于2012年12月,主管矿业投资开发。

2016年10月,钜荣矿业通过贵州省凯里市政府招拍挂,竞得“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并取得采矿许可证,生产规模为年产5万吨重晶石,矿区面积约4.9平方公里,自2017年1月17日起有效期10年。

重晶石是以硫酸钡为主要成分的非金属矿物原料,具有广泛的工业用途。重晶石粉可以作为钻井泥浆加重剂、锌钡白颜料;油漆、造纸、橡胶和塑料工业的填料;水泥工业矿化剂、防射线砂浆及混凝土、精制煤油等;在医药工业中做消化道造影剂;还可制农药、制革、制焰火等。

“2017年8月,我们重晶石矿在安全生产、环境保护、林业等手续都得到相关部门的答复后,矿山开始了正常的计划建设和生产工作。”上述负责人说。但是同年底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

当时矿山工作人员介绍说,高速公路施工队在矿区内测量、放线规划道路建设,中电建黔东南州高速公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电建项目公司”)经营管理,其中北段项目K35-K37段从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中心区穿过,形成了建设项目压覆矿山的事实。

两年多后的炉山镇重晶石矿区已被两条隧道贯穿。2020年7月25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凯里环城高速通过矿山的部分主体工程几乎完工,现场仍有工作人员施工。

凯里市环城高速北段项目K35-K37段隧道

事实上,按照国土资源部的规定,建设项目压覆矿产资源使矿业权人无法开采矿产资源,矿业权人有权要求赔偿。

贵州省凯里市自然资源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向记者确认,在高速公路项目开始前,已取得钜荣矿业有关炉山镇重晶石矿的开采许可证等合法手续。但是此后建设的高速项目至今还没有得到合法的土地手续,违法用地面积太大,案件线索已移交市公安部。

据记者自然资源部网站透露,2010年9月公布的《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建设项目压覆重要矿产资源审批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建设项目压覆矿产资源,有关建设单位和矿业权双方的利益关系,不仅要处理好保护矿产资源,还要确保建设项目顺利进行,保护矿业权者的合法权益。

上文提到的《通知》规定,建设项目压覆已设置矿业权矿产资源的,新的土地使用权人必须与矿业权人同时签订合同,包括矿业权人同意放弃压覆矿区范围及相关赔偿内容。

与此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规定,采矿权属于用益物权。采矿权人拥有所有权、使用权、收益权。所有权人不能干涉以益物权人的权利行使,第三方不能侵犯益物权人的权利。

“当时为了支持黔东南州的公路建设,决定相信政府和中电建设项目公司的承诺。”钜荣矿业负责人回忆说。如果项目建设业主未能履行对矿业权者的全面补偿,就主动让步,以便建设项目在重晶石矿区范围内施工,“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被骗了,压覆矿山补偿补偿没有下文。”

带着疑问,记者赴贵州省黔东南州人民政府,了解有关项目土地手续、环评以及压覆矿山的实际情况,州长罗强以及分管交通、国土的常务副州长周舟均未能接受采访;但黔东南州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龙稳全对记者的到来颇为不满,当面质问记者“你觉得这是你们(记者)该管的事吗?”。

互相推责致合法赔偿“遥遥无期”

记者注意到,原国土资源部有关建设项目压覆已设置矿业权矿产资源的补偿范围包括,矿业权人被压覆资源储量在当前市场条件下所应缴的价款(无偿取得的除外),以及所压覆的矿产资源分担的勘查投资、已建的开采设施投入和搬迁相应设施等直接损失。

但是,钜荣矿业要求赔偿的道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据介绍,自2017年12月13日起,钜荣矿业多次反映中电建项目公司、总包部、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设指挥部,要求根据国家相关政策法规,实施压覆矿山的赔偿工作。

2018年5月,钜荣矿业向凯里市环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设指挥部提交《贵州省钜荣矿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关于凯里环城高速公路北段项目压覆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的核查申请》。同年8月,黔东南州两高建设指挥部组织凯里市两高建设指挥部、凯里市国土资源局、中电建项目公司、钜荣矿业代表举行特别会议,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公路、铁路建设项目压覆矿,采取协商评价赔偿解决方案,根据属地管理原则,以市两高建设指挥部作为承办主体作为主体,协调有关单位和部门聘请有资质的第三方,开展对公路建设项目用地压覆凯里市境内各矿点采矿区的安全范围、压覆储量和矿业权损失进行评估。

随后,凯里市两高建设指挥部与矿方共同委托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所(以下简称“北方亚事”)为矿权资产的评估机构。

据2019年1月北方亚事撰写的《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与凯里环城高速公路北段建设相互影响区)采矿权评估招报书》,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采矿权评估价值为人民币4892.85万元。

12月30日,第三方评估机构北京地博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评估报告显示,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采矿权和资产估值合计人民币4780.59万元。

黔东南州两高建设指挥部依据评估报告,对凯里市炉山镇重晶石矿压覆矿提出补偿建议,一是先对资产的补偿,评估机构确定炉山镇重晶石矿资产为55.89万元,建议据实补偿;二是对矿业权的补偿。采矿权评估价值为4724.70万元,建议按照90%进行补偿,即补偿4252.23万元。

“金额应该也是赔偿久拖不决的重要原因,项目公司不想多赔。”凯里市自然资源局一位官员分析称。中电建项目公司面对记者采访时,因负责的领导都不在,未做回应;记者随即向其总经理王文云发送了采访信息,但截至目前未收到任何回复。

来源:矿材网

分享:

中国砂石协会

2020年07月29日